something about (周天之)镜弓劫Sophia at 2009-10-29 14:11:49 +0000


今天在翻到周天的blog的时候,又看到了心爱的镜弓劫。恰好这时随机播放到了陈淑桦的《滚滚红尘》,一边看着劫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却要面对茵的死去,一边听着陈淑桦唱“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在我胸口”,不禁被这双重的悲恸再次淹没了。 喜欢看令人痛苦的东西。记得某篇阅读说过,艺术转向描述痛苦,是因为世界充满了表面上的幸福和欢乐,因此便由艺术担起了提醒人类死亡、痛苦和恐惧的职责。

一个是纯真的少女,一个是出身显赫的巫人,从某种角度上我们更愿意看到他们历尽艰辛冲破阻碍最终相守,而不是看一个命绝于混沌之乱一个为此性情大变。然而,偏偏是这样令人痛苦的东西,却能够毫无保留的激发心底的某种情感,不是简单的疼痛,而是复杂的多种情绪。 就像事实上我并不喜欢Fsn的HF线中的士郎而是ubw中的士郎一样,我并不认为能够为心爱的女人与全世界对抗就是所谓的“真汉子”。劫为茵做了什么呢?在发现感情之前,他参与过茵的童年,他给茵看过他的龙鳞讲过他的一部分身世,他将茵从离乡远嫁的命运中解救出来。在发现自己的感情之后,他给了茵最后的美好回忆,他留下了茵的魄,他发誓要为茵报仇并且实践了这个诺言。可是,可爱的茵,还是不可避免的离开了他。 从某种意义上说,劫并没有性情大变,而是内心深处的情感和掩饰的性格被激发出来了而已。可以理解他的愤怒,可以理解他那种不顾一切的绝望,也正是因此觉得劫很Man。

悲剧总是让人目不忍睹耳不忍闻的,因此总是抱着一点点微弱的希望:茵会重生/转生或者类似的吗?劫的寿命很长,是不是可以等到茵呢?或者,劫让茵的魄成为了自己的弓的魄,永远的陪伴在她身旁了呢? 劫是孤独的。茵是天真的。 劫是晦暗的。茵是灿烂的。 终于,劫的冷静面具被茵的死亡撕碎。 他的温柔。他的宠溺。他没有明白为什么会把这些给了茵,因为他以为自己已经一无所有。而当他明白原因,茵却已经濒死,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于是终于真的一无所有。 转瞬的拥有,永恒的孤寂,世事总是残忍如斯。如果知道留下茵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宁愿,她离乡远嫁,永不相见呢? 对于劫,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对于作为读者的我们,这是个不愿回答的问题。 我宁愿你微笑着把我忘记,也不愿你悲伤的将我回忆。 又想起那句话来: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能失去的全都失去。

龙血坡上的花朵里,茵,你在吗?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