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图,评估,以及其他

终于进入了说不清楚是一草还是二草的阶段。老师改了不少,越做越不清楚要怎么做,还是要找找感觉。

专家昨天进校。没有感觉。至少对于我一切如常。其实完全没必要折腾,我们的常态就是最好的状态,真正的建筑学的生活,不要搞那套虚假的东西。没价值。

突然通知今天下午的课换到了星期三。意外之喜啊。 

晚自习啊晚自习。专教太吵了也太潮了,不要不要,等到评估结束还是换个楼比较好。还有40天六级,Fighting!

嗓子疼了好几天,昨天开始吃药了。但愿可以好转。

仁慈的地母啊,愿你给我一个平安的人生。 

2008-05-12 03:35:31 +0000

To die ,to sleep

不知怎么就一直用电脑到现在才微微有了一点困意。忽然想起莎翁的名句,凝望着漆黑的夜色和安静的路灯,恍如不在人间。

发现到了夜晚格外容易碎碎念。 

总觉得最近江南的文风在变,可是看他写“从地狱里仰望天堂的绝望的眼”,却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善与恶不可混沌,宛如黑的瞳仁与白的晶体,明晰的对立,无奈的相伴。 

偶尔会写点什么。满庭冷月一灯黄。这一句在多年以前就写了,至今仍然喜爱到近乎偏执。

那么,要去睡了。死亡的睡眠里没有梦,那么,给我的睡眠里一个美梦吧。 

 

2008-05-02 20:48:03 +0000

Corbusier,1930-1960,恩

又一个关于柯布的ppt本周终于讲完了。感谢google,感谢youtube,感谢wiki,感谢Premiere,感谢Verycd,人生原来可以如此美好。一个人做一个组的工作,居然和其他一个组做的差不多。窃以为可能比有些还好~~

老师说很生动。两个视频, 一个来自于verycd上的bbc现代主义建筑,一个来自于youtube上的跟随柯布西耶的足迹。

内容比较偏。柯布的后期相对而言了解的人不多,而选择的内容又恰好很小众,大部分人听完了也是似懂非懂,没有什么刁难的问题,只是被问到,为什么朗香不能从形式上分析。

现场回答的答案连我自己都感到得意。 

以往我们分析朗香教堂,很容易把注意力拘泥于它的形式,比如说像修女的帽子,像帆船,像什么==。然而事实上,朗香教堂源于柯布对场地的理解(圣母圣地,太阳神殿,血战地)和对地中海风格的再诠释。或者说,作为转型后的柯布的重要作品,它反映了柯布对于理性主义的反对,对所谓“现代建筑是光滑的机器制造的平整的架在一个框架之上的”神话的颠覆。所以说,从形式上分析朗香教堂会使人陷入一种怪圈,忘记柯布设计朗香的初衷和在当时起到的效果。

2008-04-19 02:49:10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