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About Sherlock

久违的写作欲。

明天又是新的学期了。这个假期似乎没做什么,很多时间都花在了看美剧上。不但重温了全部的 House M.D 和 Bones ,还顺便又看了一遍 Sherlock。

在看这部剧之前,我看过大约一半的福尔摩斯的故事,剧情涉及到的几个故事倒是都看过。我觉得这部剧是有一个有趣的尝试,把大侦探和华生医生的故事放到现代社会来讲相对于完全忠实于原著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赞赏它在处理社会环境与原著不同时的细心,也基本上喜欢这几个故事的改编。

前面提到我重温了 House M.D,对这部剧比较熟悉的人大概会知道,这个医务剧是在向Holmes致敬的。主角 Dr House 的行医方法——以症状猜测病因,通过用药后的反应来进一步推断——实际上更偏向于侦探,而不是医生;更不用提主角的好友叫作 Dr Wilson。

熟悉英剧与美剧的话很容易注意到,英剧的戏剧性要远远强于美剧。英剧更加夸张,美剧相对写实。这两种特点各有优缺点:英剧的故事往往更显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荒谬,角色性格易于片面化;美剧的故事则生活气息很浓,角色性格容易显得过于平淡。我们都知道“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但是,亲爱的朋友们,事实告诉我们,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夸张,因为若是把更为夸张的现实写成小说,是很难得到读者的认同的。

对比 Sherlock 和 House M.D 的话,后者是把一个戏剧性的主角放在一个写实的环境中,前者是把一个戏剧性的主角放在一个戏剧性的环境中。如何处理这个戏剧性的程度,如何与环境协调,成为表演的重要部分之一。 House M.D 的角色塑造是非常成功的,当然这也得益于故事的整体长度。如果八季还不足以出一群丰富的角色,那么这个剧就相当失败了。如果能够放开去接受 Sherlock 把一个基于过去社会背景的故事放在现代来讲———在我看来完全没有问题————那么一切就回到了角色塑造上。

坦白地说,Sherlock 里的角色,除了警长和我的期望非常接近之外,其他的都相差甚远。也因此,像 Mycroft 这样在原著中描写很少的角色反而显得很有意思。不过这也许是因为我对主要人物,尤其是最著名的几个反面人物,所抱的期望过高了吧。但是不得不说至少 The Woman 和 Moriarty 都让我相当失望:前者美则美矣,却实在不像让国王/王室成员为之沉迷的女人,除非你认为性的诱惑力要远远大于人格与智慧的诱惑力;后者实在不像老谋深算的高智商罪犯,当然如果考虑到作为头号反面角色至少年龄上要与主角相当因此在各方面都受到限制的话,勉强也算是可以接受。

至于两位主角,见仁见智。我觉得关键还是在于年龄。虽然我印象里的 Holmes 相对而言更为深沉的,不过如果他退回到三十岁前后是什么样子,倒很难说。从这一点上来说,虽然我觉得 Holmes 有点太容易激动,有时神经兮兮的,总体上倒还可以接受。至于 Watsons,在原著中主要是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在剧中倒是有挖掘这个角色的深度,比较有意思。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动画开头就说,要了解媒体间的差异。后来我每当觉得电影/电视不如原著好看的时候,就都会想到这句话。毕竟,看书能了解的东西会更多,书表达的手段也可以更多,而且空白都可以留给读者的头脑去补充。我觉得世界上大概没人能忍受屏幕上有人大段的内心独白吧,但是放在小说中,只要写得好就没有问题。

2013-07-28 05:54:53 +0000

偶发性怀念

我们总是执着于曾经拥有过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不经意间失去的东西。于是对它的一切情感都被放大了。稍微有点喜欢的东西会变成非常喜欢的东西,有点遗憾会变成极度遗憾。比如那块没有秒针的手表,于六级考试结束后莫名丢失,以至于我曾经有过的对它没有秒针的小小怨念都变成了一种难以追寻的怀念以及毫无缘由的执着。后来也曾从母亲那里得到其他的手表作为礼物,但是永远都觉得不够喜欢。

写到这里我就想起自己以前写过篇叫作《念旧的人》的blog。然后就跑去翻了一下。

我是真的很念旧。人事物皆是如此。就像是永远怀念的深夜回家路上的一地清光,就像是曾经在很久以前写过的,车轮转动闪烁的微光。

神奇的是,我居然找到了当时写的那篇作文,虽然已经无法回忆起究竟是出于何种心态会把自己作文的一部分放在网上。可惜的是,已经想不起来话题了。

——————我是善良的分割线——————

生命中最难以承受的,不是艰难扑面险阻重重,也不是中年丧妻老年丧子,更不是财富名望一无所有,而是——理想与现实永不相逢、平平凡凡度过一生的那一种轻。

钱钟书说,童话会让小孩子在生活中迷失方向。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有一个按照童话编织的美丽世界。当他们走向生活,发现现实的丑陋时,纯洁的心蒙上了阴翳。他们不知道该相信谁,生活还是童话。很多孩子选择了缩回认知的触角,躲在童话的壳中做一只远离尘嚣的蜗牛,继续编织美丽和感动。不要责怪他们。当理想与现实无法相容时,我们怎么能要求一颗稚嫩的心承受生活的如此之轻?怎么能要求他们承受一个平凡的世界和人生?

曾经在深夜中独自前行。车轮转动闪烁的微光,打破了华灯耀眼的梦,打破了一直默默描绘的城市夜景图。于是感到一种莫名的轻,一种来自于朦胧的远山和奔流的河水的渺小生命无法承受的轻。曾想象,可以站在虚空中,抬头仰望,焰火绚烂,低耳谛听,歌吹靡靡。而此刻的现实轻轻伸手敲碎了美梦,把生活不加掩饰地摆在面前。我惊恐地后退,想要远离这无法承受的平凡,无法承受的轻忽,就像那些躲在童话里的孩子。

童话太美丽,生活太丑陋;童话太温柔,生活太强硬;童话太善良,生活太邪恶。难以承受那一种理想与现实间的天渊之别,那一种生命无法承受之轻。

所以,有些人选择在现实中碰得头破血流,有些人选择庸庸碌碌无所作为放弃理想,有些人选择离开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然而生活毕竟不是童话,不能在觉得痛苦时合拢书页,只能去承受这一份轻,这一份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童话般的轻。

2013-06-11 13:27:53 +0000

我恨模型

我为什么恨模型呢,简而言之就是,这是最笨的向他人传达你的设计的方法。

建模本来该是件好玩的事情,头脑中的构想一点点变为现实,尝试各种手法,解决各种矛盾,创造各种空间。但是现在却是痛苦的折磨——重复性的工作太多,有时多到令人绝望。

然而现状就是这样。毕竟人类还没能发展出脑波投影技术。

当然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模型很讨厌,而是在于做模型的过程很讨厌。建模软件的自动化程度太低,大把大把的时间都浪费在重复性的工作上了,做的做的手指也不是自己的了,手腕也不是自己的了,眼睛也不是自己的了。虽说Grasshopper这样的插件已经非常不错了,但也只是起到把不可能做出来的模型做出来的效果而已,离真正意义上的参数建模还非常遥远。BIM从实用程度来说,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一直怀疑这是因为软件开发公司的想象能力没办法跟上建筑师的原因,但是本来世界上有直墙就有曲墙,有直坡道就有弧坡道,这不是举一反三的事情吗?本来我们在建模的时候也是从结构到围护这样简单的过程啊。(死鱼眼

有生之年要是能实现脑波建模就好了,或者语音建模也行。解放建筑师的双手才能解放建筑师的大脑。

P.S.感谢hanli君的宝贵建议不然今天桡骨要废了……

2013-06-08 15:54:33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