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

赶完deadline的半夜睡不着,突然很想写点什么。

写blog迄今为止大约是7年时间了,最早的一些丢在了一个不能导出空间里,换到WordPress后来又换到Jekyll,有据可查长长短短写了150多篇,这还不算tumblr里那些纯粹随手记性质的碎碎念。

真是漫长的七年。这么说其实并不准确,这七八年是人生最多变化的时间;离家,又越洋;恋爱,分手;不正确的学业方向上屡尝败绩,努力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前进;交友,疏远;从混乱善良,到绝对中立;从中二和悲观,到虚无主义;从无政府主义,到自由意志。

最近每每想到自己马上要跨过28岁的门槛,都会悲从中来:青春的尾巴都要不见了,以后应该不可能有过去这几年的精力和热情。真的,对于我来说真的已经算是精力和热情了。

只希望能留住这颗充满了逻辑和猎奇想法的头脑。

到了这时候已经不再去想如何弥补不够感性的缺陷了。扬长避短,才是comfort zone.

朋友说不知道十二年后的人生会是怎样。我只知道,十二年以前,我还是满心伤春悲秋的伪文青;十二年之后,已经是把虚无主义当作人生的最后一枚解药的伪思考者。所以我是断然不敢去推测十二年以后的人生的。

走一步算一步。

2013-11-21 13:33:15 +0000

三日

黑暗如同海洋,些许噪音便是起伏的波浪
幽沉青壁宛若池水,映出淡漠清光
何处警笛声声,又渐渐远去消亡
悄无声息的街灯之下,几许人影在游荡
可曾看见昔日里,草木疏朗山高水长
夜色昏沉中,抹不开回忆惆怅

夕阳下的钟声,指向不存在的天堂
夜雨骤起,玻璃窗也敲出九分凄凉
呜咽的风,将过去默默收藏
隐约的叹息,散落在斑驳束柱上
飘渺世间当相怜,诉尽迷惘
明月亦曾痴嗔,而今独自倚栏回望

长亭更短亭,饮罢流觞
梦醒何处?天涯旅人断肠
海鸟呕哑长啸,白云奔逝如狂
一方天地,四面沧桑
流年如烟,自赏孤芳
千杯不解愁,岂堪问终场

然而我还不能停伫
然而我还不能停伫

2013-11-17 05:42:31 +0000

Insanity

Theory 的第一个作业,要求对尼采的格言进行扩充。

  • Insanity in individuals is something rare - but in groups, parties, nations, and epochs it is the rule. (Nietzsche (1886) Beyond Good and Evil trans. Helen Zimmern “CHAPTER IV. APOPHTHEGMS AND INTERLUDES” 156)

  • To form any kind of community, one must genuinely share morality with others; the cruel irony against one's nature, the life-long effort to bury one's instincts, and the blind obedience to what others respect. What is insane to outsiders actually connects people in a community. (Analysis)

  • A community is only as stable as how insane the common values are, and how blind the people inside it are. (Conclusion)

在解释的时候,我说到,任何一个群体必然都共享某种疯狂,举例就是,在中国,人们认为适龄就该结婚,适龄不结婚的就是不对的,如果你说“我只想追求感情,感情到了结婚的程度才结婚”,别人会认为你疯了。我无法改变一个群体,所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跳出这个群体。

同学说,放心,你没疯。

有空的时候我会写几篇blog来阐述相关的几个观点。这学期上 Theory 研究尼采实在是收获良多。

P.S 本篇引用了我的课程作业,故本人保留一切权利。Due to the quoting of my course 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10-11 04:58:12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