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不入

惨淡的夜幕下轻吟浅唱

仿若无边的寂寞慢慢流淌

昏黄的路灯边我听见谁的呼吸

不想去想,或者不能去想

他们说,这样的夜只适合遥望

为何我看不见裙摆飞扬的吉卜赛女郎

那高塔里陌生的掌灯人

是谁在你脸上刻下年华的苍凉

沉默着在人群中游荡

莺声燕语,十里扬州路正长

风在低泣

微翘的油纸伞转出一片好春光

新藤枝缓缓爬上了旧墙

坟茔里谁的唇边一朵笑花永恒盛放

如果,黯淡也是荣耀

不如暂且把温暖悄悄寄放

2010-05-17 12:28:56 +0000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信乐团的歌接触的很少,只是在KTV被逼着飙歌的时候唱过《死了都要爱》和《离歌》。前者我更喜欢改编版的《死了都要改》,后者唯一让我念念不忘,只是一句歌词。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半夜爬到床上,寝室全黑,遥望对门一点亮光,竟然感到惆怅。在电脑前打字,却不断转头去看窗外的树木和远处的楼房,就像是要把这一切牢牢刻在心板上。反反复复听老歌看老电影,哭哭笑笑,旁人不知所以莫名其妙。

希望时间就此停下,希望做一个永久的梦。是谁说过,如果醒来就要去面对现实的残忍,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无数次地离开熟悉的环境,却不曾这样感慨。

也许是因为五年太长,长到变成了深入骨髓的习惯,长到一想到要分离就不知道如何自处,长到只想好好留住这宛如诅咒般的两个月,如同垂死的天鹅低首歌唱。

也许只是想哀悼纯洁的青春岁月所余下的最后一丝亮光。从此以后,梦想让路给现实,洁净让路给污秽,即使在心中还留着一点天真,还是得藏起来。

他们告诉我青春很长,我却觉得人生最纯洁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于是一切都改变。

何处去寻没有杂质的友情。

何处去寻图书馆里静谧的时光。

何处去寻课桌上打瞌睡被书页留下痕迹的侧脸。

何处去寻那些心动,那些惆怅,那些痛,那些蜜糖般的过往。

于是一片寂寞上心头。

萧萧雨来湿残梦。

惘然。

2010-04-22 06:53:28 +0000

坐困愁城百千结

不知怎么的便想到了这句话。

颇有些讽刺的一句话。自己造了一座愁城,困住了自己,无计可施。坐困愁城,纵是千头万绪,却百转千回。

烟波江上使人愁。

早上打开窗户,听到外面有人在唱着听不懂的民歌。想起中学的那些年,每个披星戴月的早上总是有个吊嗓子的人那高亢辽远的声音陪着我,一直到离开了家。

有的时候觉得时间就像是站在急流中的小船上,什么都还没有看清,却已经倏地过去了。于是什么都看不清,却偏偏又忍不住去想像、去怀念。

也许只是想找回一种情绪。

每每回忆起北方的天空,有时是蓝色,有时是青灰,也有狂风肆虐黄沙满天的时候。可是东方那蒙蒙的鱼肚白和西边那早早被照亮的云层,总是那么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晚间回来时月亮洒下的一地清辉,那么冰冷地印在路上,叫人心惊。

昏黄的路灯默默竖立着,只是我的影子由长到短,由短到长。

火烧般的晚霞,热烈而短暂的激情,悄然无声的逝去。

一轮惨淡的夕阳,慢慢地从西山下去。

少年不识愁滋味。

蓦然回首,物是人非。

有的时候迷恋越剧软绵绵的味道,有的时候喜欢昆曲缓慢清幽的抑扬。

听见人群中悲伤的嘶喊,以及脉脉低语诉情衷。

原来黯淡,也是一种荣耀。

乍起东风微侵骨,长宴已尽终一别。

凭阑但将峨嵋恼,坐困愁城百千结。

轻酒薄哂对枯窗,宜笑宜忘宜相谢。

他日阶上碧草重,玉人何处扑秋蝶。

2010-04-05 00:07:20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