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scribefire

在前几天无聊翻safari扩展库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了叫做scribefire这个写blog的扩展。很好奇(好奇心害死猫www),安装之后却无论如何设置都读不到自己的博客。无奈放弃。

之后就是tk域名被意外停用,买了info来救急。

今天突然想起来,于是顺手又试了一下,只是输入了blog的地址便成功读出了blog的类型等等,然后输了密码就成功地调入了写新文章的界面。那天可是怎么试都不行的。。。泪目。

好了,简单介绍一下。可以读出类别,可以保存草稿,可以加tag,可以加媒体,可以自定义摘要,可以编辑已有的草稿,可以添加custom field,也支持html code编辑模式,所有的发布选项也都支持。基本上我能想到的发布时用的功能都有了。

虽然只是一篇短小的文章,不过这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www

注:必须在线才能保存进度。其实这就是个博客后台post-new的简单版。

2011-01-04 05:48:29 +0000

新域名

由于tk域名被意外取消,2010年的最后一天,本博客已经启用了新域名。 http://archiheart.info 。建筑我心欢迎您。

2010-12-31 10:26:23 +0000

我与2010·我与地坛

今天早上惊闻作家史铁生过世。屈指一算,读《我与地坛》已是九年前的往事了。当时写的随笔已不可复述,重写一篇,作为对史铁生的致敬,以及对2010年的总结。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 ——史铁生,《我与地坛》 我对北京的四坛,大抵没什么具体的印象,多不过就是在公交车的站牌子上看到过。甚至于上过建筑史之后,因为四坛都不够有特色,依然无感。所以更不必说回忆其中的某一个了。因而一旦说到地坛,必定首先想起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而非那座实实在在的祭祀建筑。 《我与地坛》出现在高一的语文课本上。课本上是节选,偏重讲述“母爱”,也许是因为编者觉得这样的内容比较容易被高中生接受吧。补充读物上有全文。以我看书的速度,在一开学便看完了语文课本都非常正常,因此早早就把这篇全文读完了。平心而论,很多部分没有读懂,然而却能看到那晦暗中透出的一丝亮光。 无论现在怎么去回忆,想起来的始终只有那一句话。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用乐观和坦然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固然可以。然而于我,这句话却有别样的意义。 高中的几年,算是我成长最快的几年。我不知道那时的同龄人怎么去看待高考,但是我周围的很多人,现在想想,他们的观念其实就是“学而优则仕”。将求学作为以后“当官”“赚钱”“出名”的跳板,固然是人家的自由,却永远也不会成为我的念头。起初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志向在哪里,甚至刚进到大学也没有完全明白。然而,我一直很确定的是,能够让我努力奋斗求学的动力,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上大学”或者“顺遂的好日子”这样物质层面的东西。 若没有挣扎,便没有今日的我。若不曾纠结,便看不清真实的自己。 高中期间,晦暗非常。且不说成绩起起落落,高中往往正是觉得“世界根本不懂我”的后青春期。孤芳自赏未必是坏事,然而蒙上双眼不顾现实便只会自讨苦吃。且不考虑周围人所言所思,把自己的心态摆正,才有最基本的防线去对抗源自外部世界的侵袭。然而如果所有人一起否认你,便难免坠入我常说的“自我厌弃的深渊”。有那么一次,确实已经把自己逼到了极限,一念之间差点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当然了,什么都没有发生。然而之后思之,实在可怕。直到无意中想起了那句话,终于释然。 人生再多的苦难、痛楚,都不能与生命本身的重量相比。敢于活下去,才是最大的勇气。

2010。从高中之后,我便不再用”最痛苦的时间“来称呼任何一段时间了。对于每一段人生,正在经历的时候的情绪,与之后回首的感觉,几乎很难相同。曾经辗转痛苦的一切,过上几年来看,轻如鸿毛可笑至极。 因此,也就不再继续写这篇文章了。 所以你们都知道了,我与2010只是一行骗人的字。

史铁生(1951-2010),R.I.P.

2010-12-31 10:23:33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