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存档——热河旧梦

嗯,这个是高中的作文……但是勉强可以算作是承德的游记了。

热河旧梦 承德,走进只是由于一个偶然,离开就成为萦绕我的旧梦,氤氲如雾气却从未散去。 我固执地认为我们是久未谋面的老友。

一 碧蓝的天,天上倏忽而过的白云,云下葱茏宁静的矮山,山间欢笑奔跑的流水,水中波纹道道的蓝天。他们存在了几千年抑或几万年?草木一遍遍枯荣,年华一遍遍流逝,或英勇或孱弱的身影一个个走来又一个个离开。 一个王朝走了,留下一座离宫。倾圯的石碑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破败的高塔荒芜在历史的尘埃中,青石桥断了又修,烟雨楼朦胧依旧。强加的外物没能改变热河的脾性,那闲适的、平民化的、丝毫不做作的山就是明证。野兔不时出没,鸟儿引吭高歌,一如千百年来的日升月落,是亘古不变的自然。 是的,热河没有变,变的是人。任何一个皇帝都无法想象,会有一个普通人站在高耸的门楼上俯视他的私家园林。而几百年后我却站在这里,迎着风,默默审视这山这水这灰砖灰瓦。风里,有吹响的号角穿越时空的叹息。年轻如我,不曾看见历史如烟云聚散的变幻,只看见古莲在温润的阳光下盛放着千古的传奇。 我不知道是否这种灿烂才是热河真正的传奇。

二 武烈河,白天是各色泳衣穿梭的熙攘,夜晚是路灯下的波光粼粼,垂柳的倒影晃动成一片遥不可及。半壁山,白天是游人纷至如潮的热闹,夜晚是泛着寒光的冰冷寂静,魁星楼无言耸立。从未想到一个白天喧嚣如斯的城市可以呈现如此寂寞的夜晚,仿佛百年前的宵禁延续至今,恍惚间只觉长梦方醒。 远远地看见山庄,夜色中影影绰绰。当年该是何等繁华啊!宫灯点点,笑语处处,热河城清冷的街道也染上几分皇家气息。转眼间百年过去,只剩下同一轮明月依然投影在波心。 我们总以为可以改变一切,然而被改变的总是我们。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三 每过午夜必下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我的窗棂。 据说承德之夏自古便是如此。常常困惑,是时间从我身上淌过,还是我穿越了时间?每一个今天象昨天却又不是昨天,每一个瞬间里是似曾相识却又有些陌生的画面。即使没有察觉,一切仍在变化,过去悄然走远。然而雨仿佛贯通古今的隧道,那些曾经年轻曾经鲜活的面容随着蒙蒙的水汽渐渐浮现又渐渐消散。我如同突然闯进了历史的迷雾,看到或欣慰或苦涩的笑容一个接一个地绽开。这是幻觉吗?我怔怔地立在窗前,聆听古老的热河低沉的梦呓。 那梦呓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味道,叫做时间。

四 普陀宗乘之庙。小布达拉宫。 他远比拉萨的布达拉宫年轻,可我总是嗅到更加苍老的气息。这种气息,弥漫在已无往昔辉煌的琉璃顶上,弥漫在能辨出腐蚀的楠木钟架上,弥漫在斑驳灰白的高墙上。是什么让你这样沧桑?是塞外吹彻严冬的朔风,是热河夏夜绵绵的细雨,是因为承受了太久太多远自西藏的目光,还是因为背负了太沉重太艰难的理想?或者是因为时间独独青睐你的雍容典雅,在你身上沉淀了无尽的伤痛? 几滴雨水落在肩上,微微有些冰凉。 隐约间,木兰秋狝的大旗时而猎猎地招展出一个“清”字时而翻卷如流云,烟雾缭绕中红袍的喇嘛合十礼拜。

热河的源头在山庄深处,汩汩地淌出一座城市。举目远眺,磐锤峰以坚韧独特的姿态伫立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固执的认为热河在等我,固执的认为我们是老友。抚着那镌刻着他名字的巨石,我看见这世界上最伟大也最残酷的神——时间——正徐徐展开一幅华美而朦胧的画卷。热河,从此就成了一个梦,一个关于时间的不可磨灭的旧梦,永远萦绕着我。

2011-05-23 16:03:57 +0000

挖出来一些过去写的古体诗

挖出来一些过去写的古体诗。没有文学功底,不懂韵脚,不懂平仄,聊作存档而已。

春日偶成 昨夜萧萧风雨急,杏花满地草萋萋。 梦里不知春尚好,晓镜犹见泪痕稀。

春思 风吹五月忘回首,草木萧萧不知愁。 落英飞罢惹空絮,杨花一朵立枝头。

春词 杏雨初霁薄云压,风淡寒轻酒代茶。 懒读燕燕烦杨柳,闲问几人折梅花。

春日偶成 残梦岂堪莺啼早,客居燕子梁间绕。 枝间新绿初绽颜,梅上旧雪已冰消。 永昼倚门对枯笔,夜来枕畔雨亦潇。 焉知何日春芳尽,落花飞絮随溪飘。

早春 残雪依稀流光黯,秃枝难辨夜深沉。 小径微湿寒侵梦,旧栏不干风惊魂。 早知新月已无颜,曾怜细雨渐黄昏。 谁见双鬓青丝减,如何又是一年春?

夏林 六月人间躁,独向林中溪。 翠痕流水软,郁影小桥碧。 蝉静红尘远。燕舞白云低。 深庐抚古琴,悠悠日已西。

夏夜偶成 萧萧雨来湿残梦,遍拍阑干笑歌吹。 明朝客居空独觅,新叹何日装旧愧。 谁怜莫愁春尚好,红尘未尽暂相偎。 共忆东风度窗棂,紫陌开处几人归。

秋夜偶成 双鬟尝承赞,两鬓忽染霜。 对镜点红烛,临窗洗残妆。 春风千日暖,秋雨一夜凉。 落叶已萧瑟,怎堪助凄怆。

秋词 烛影乱曳泪笺干,红焰无力蝉凄凉。 但愁急雨入夜梦,应怜枯泪对晓窗。 木叶萧萧风瑟瑟,故园漫漫路长长。 菱花镜里玉容瘦,旧草庐畔青橘黄。

秋夜 秋月一轮照人眠,秋叶一片落窗前。 晓风吹散昨夜霜,画楼有梦秋无言。

冬夜偶成 东风料峭冬将近,残梅争春意未央。 故国料应几经雪,江南初寒犹未霜。 不见梨花开千树,却喜青笋争短长。 惟怜老屋茫茫夜,满庭冷月一灯黄。

无题 乍起东风微侵骨,长宴已尽终一别。 凭阑但将峨嵋恼,坐困愁城百千结。 轻酒薄哂对枯窗,宜笑宜忘宜相谢。 他日阶上碧草重,玉人何处扑秋蝶。

2011-05-23 15:54:19 +0000

十年

走在路上想乱七八糟的心事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意间在哼唱着《十年》。屈指算算距离第一次听到《十年》也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准确来说是八年左右)。

时光轻易把人抛。“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岁月早已经飘散在空中,如烟如雾,不可触碰亦无法回溯。从十五、六岁的自以为成熟的中二病,到二十五、六岁奔波忙碌却没有归处的茫然,人生兜兜转转,虽然确实是在前进,却也不可避免地怀疑自己。

人生的每一步、每一个选择、每一次机会、每一个事件,只要有些许的不同,生活便不是现在这样。然后无法预测的是,如果改变了一点点,人生究竟是会变得更好还是会变得更坏。所以每每思及此处,便觉得冥冥之中定是命运之手将我推向了现在的境地。不论好还是坏,无可逃避,只能接受。每一次挫折与徘徊,必然都有它的意义,即使不能一一指出。生活固然是痛苦的,却值得去承受去抗争,也许正是因此才知道自我是如此的独一无二,必须显现于无尽的痛苦之中。

一般的乐评都会提到,Eason在出《黑·白·灰》这张专辑的时候,职业生涯恰逢低谷。当年我听这张专辑的时候,从《十年》听起,最后居然听腻了,每当听到这首歌就要快进。十年之后,就像是个魔咒一般,终于我还是又在听这首歌了。没有听到潸然落泪,也没有听到苦闷抑郁,只是惆怅,不由自主的惆怅。

十年之前,觉得人生的低谷不过如此。十年之后,却告诫自己永远不会知道人生的低谷在何方。

~~~~~~~~~~~~~~~~~~~~我是善良的分割线~~~~~~~~~~~~~~~~~~

林夕的词一向犀利,像刀。

“十年之前,我不属于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前我以为自己懂这句话。十年之后,才开始逐渐明白它的意思。

对于感情,我曾经以为自己很明白,却总是在某些瞬间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懂。所以说感情经历的时间长度、次数、间隔等等与“懂得感情”没有任何线性关系。对于感情,我唯一得到的结论就是,如果每一段感情,都让你变成了更好的人,那么,就没有浪费感情。

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会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你看待很多问题的方式。特别是在感情的问题上。没有血缘羁绊的两个人,却要成为最亲密的两个人,本身就是挑战。有的时候磨合成功了,有的时候磨合失败了。有的时候慢慢发觉与陪在身边的人没有感情了,有的时候突然发觉已经可以放开曾经执着但是无望的感情。经历过好的,坏的,甚至还有不痛不痒的,曾经对感情悲观,但是却一直不曾放弃寻找。

林夕的词说“情人最后难免成为朋友”。这么多年我才明白,分手的情人成为朋友也是一种境界。可惜,我还没有到那个境界。有的时候会厌恶,有的时候会尴尬,有的时候会疑惑。在这一点上,我还远未成熟。

2011-05-23 15:41:03 +00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