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纪念的日子Sophia at 2013-06-04 11:11:12 +0000


杀死一个人叫谋杀,杀死一万个人叫历史。
——题记

本学期的现代建筑历史课让我得出一个结论,即历史研究的关键在于,为每个姓名、日期、名词、术语建构一个完整的语境,以期其能够唤起一幅鲜明的历史图景,并能够自然而然地得出不同历史要素之间的关系,以及发展变化的线索。一个研究历史的人,通常只精擅于某个特定的微历史范围;当遇到他不熟悉的范畴时,就必须求助于其他人的研究结果。因此,在当前的历史研究中,关于准则、途径、工具的方法学研究非常重要;这可以在原则上为历史研究建立一个基准线,并且使不同的研究者的结果都能够得到准确的理解。

研究历史与研究人类,从某些层面上来说是一致的。我们不可避免地在研究过程中带入感情。因为,我们所生活的现在,将在不远的未来成为历史;而我们研究的过去,也都曾是某个人生活的现在。所以,客观地评价历史,与主观地感受历史,不仅没有矛盾,而且相辅相成。有的时候我会疑惑,感受研究对象的情感是不是会影响研究的客观性。但是,那些喜悦和悲痛确实让我们对历史有更多的理解,也能更多地理解自己正在经历的生活。

试想,在过去的每一日,处于不同立场的人,究竟做了哪些决定,带来了今日我们所熟知的历史?而未来,我们的生活又将得到怎样的评价?是不是真的有一些事情,甚至值得用生命去换取,哪怕只是为了表达一种立场?我尊重为政治而死的人,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样的牺牲有意义。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以及真睡的人。为你悲痛的,永远只是醒着的人,以及亲人。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确实已经为这个日期,建立了一个此时还不够完整、但已经非常鲜明的历史图景。对于一个研究历史的人而言,这样一个小小的历史片段,也许只是一本书;而对于曾经生活在其中的人来说,却是鲜活的人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