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造型——初读《反造型》Sophia at 2011-12-09 06:00:36 +0000


注:所谓初读,指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读这本理论书。任何一本理论书都值得每隔一段时间就重读一遍。

引言 后现代的建筑理论批评家几乎没有不批评现代建筑的几位大师,特别是勒·柯布西耶和密思·凡·德罗这两位在现代建筑史上争议巨大的建筑师的。即使能够客观、批判性地看待事物,立场仍然是难以避免的。事实上,真正的客观是并不存在的,因为人总是以自己的主观经验和阅历来进行判断的。 而我的个人看法是,批判现代建筑理论在整体上的简单机械固然没错。但是如果将现代建筑与其存在环境相剥离,这样的批判就没有实际意义了。从建筑的历史来看,每一种建筑风格的出现都有它的必然性和必要性。对现代建筑进行批判,其实质是对它与当前社会环境的矛盾进行批判,以促进建筑理论的发展。 建筑学是一门社会学科,它的演变始终受到社会以及生活于社会中的人的制约。同时,建筑学的发展又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某种特定的风格,大都与当时新兴的技术与材料有关。因此,在研究建筑学时,单单从人文科学的角度或者自然科学的角度出发,很容易忽视另外一个方面带来的影响。所以,不论单纯从哲学还是技术的角度来分析建筑和建筑学,都很难不产生一些实际上有些奇怪的结论。在我看来,《反造型》就属于从形而上的角度来分析的理论书籍。

造型的意义 造型并不是建筑的全部,这是毋庸置疑的。美是重要的。人类对于美的追求几乎贯穿于人类的历史之中,尽管对于具体什么是美的看法在不断改变。总体上来说,美使人产生愉悦感,人类总是趋向于美的事物。 在研究建筑学的过程中,我们在分析何为建筑的美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建筑的美首先是造型的美,因为这是人对建筑的第一印象。古典建筑对此的追求尤甚,古希腊建筑甚至不惜牺牲建筑物的实际造型以纠正人的视觉偏差。对于美来说,当然有一定的共通原则。但是,美始终是人的主观判断,不同的人的看法很难一致,甚至同个人随着时间推移的看法都不一定相同。我一直认为,美学价值以及美的判断并不是造型的意义,而是造型的结果。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造型不只局限于造型的结果,造型的过程更为重要。造型不仅是建筑的形态,而且是设计者对建筑的形态进行设计的过程。因此,造型不是某种风格或者元素的展现,而是设计者的个人世界的外在表现。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就是,设计者通过造型的过程和结果,与其他人进行交流。

当然,对于建筑来说,供人欣赏的造型并不如供人使用的空间重要,因为建筑与艺术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占据主要地位的实用性。然而,空间是由实体的限定来产生的。换言之,没有实体,就没有空间。这是空间与实体的关系,也是虚与实的关系。正如那段著名的话: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以表现个人世界的建筑形态来创造供人使用的空间,这是造型的初衷也是目的。

造型与反造型 建筑的造型是由人进行的过程,人生活在自然的包围之中。因此,造型必然意味着不同程度上的对自然的改造,即将自然的局部改造成适合人类居住或使用的状态。这并不奇怪,很多动物都会通过对自然进行改造来适合自己的居住和活动,海狸是最为著名的例子之一。 当然,这本书的主旨,是反对对建筑,特别是住宅,进行过度的造型。作者尤其对现代建筑史的几位知名建筑师提出了新的批评。然而,正如前文所提出的那样,要理解现代建筑,必须将它置于它产生和发展的环境之中。建筑不是艺术。建筑设计的过程中所受到的约束,更多的不是美学上的,而是技术上的。同时,社会环境也在其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现代建筑的诞生与混凝土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相比于人类历史上使用过的诸多建筑材料,比如石材和木材,现代混凝土在材料的诸多特性上都更为优秀。而工业革命为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冲击,并不仅仅是机器和动力,而是观念上的变革,即人类可以逐渐从重复性的作业中解脱出来,将时间与精力倾注在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中。个体的差异性日益得到强调,领域的划分日益细致。原本由高级工匠担任的建筑设计工作,逐渐从工匠这一行业中分离出来。同时,建筑师也逐渐意识到了建筑与工艺美术的区别,将建筑设计推向了一个明确、突出的历史地位,即建筑为人类、人性以及个体服务,这与古典建筑的目标是相反的。 现代建筑与工业革命的密切关系,很容易让人想到“机器美学“。实际上,现代建筑并不提倡机器美学,尽管现代建筑一直推崇模数与工业化,甚至柯布西耶曾经提出装配式住宅的设想。后现代建筑批判现代建筑的过分简单和对“形式跟随功能“的过分追求以及随之产生的对装饰的偏见,这是非常准确的。现代建筑对于古典主义的问题矫枉过正,结果反而将自身推向了另一个极端,即对于实用性的过度追求。实用性固然重要,但是美对于人类来说同样重要。 然而,有趣的是,现代主义的建筑大师们都擅长造型。当然,他们擅长的其实是用造型来营造空间,这与后现代的建筑师们并无区别。建筑的空间是不可能与造型相剥离的,美的造型是人类的不变追求。 美是具有社会性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中的美不尽相同,但是绝对说不上孰优孰劣。以园林为例:中国的人工雕琢出的充满野趣的园林和日本的以静代动的枯山水,固然对自然模拟的惟妙惟肖,甚至在趣味上比真实的自然环境更符合人的认知;但是西方的几何图形切割出的对称式的园林,也有着自身的意味——几何图形和对称本身是源于自然的,有规律可循的元素和图形给予人稳定感和识别性。这就是文化的差异。从这个层面来说,不同的文化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看法是不同的,其中就包括住宅与环境的关系。 对现代建筑的另一个中肯的批评就是,现代建筑没有地域性。这在现代建筑的早期尤为突出。早期的现代建筑名作普遍都以建筑自身知名,将其随便迁移至另外一处场地也完全适用。而之后的现代建筑创作中,这个问题得到了一定的解决。但是,建筑设计是非常个人的过程,建筑师永远是以自己的角度和立场去理解场地与建筑的。建筑理论,几乎很少是普适的,因为社会环境、自然环境、技术与材料的种种不同在带来各种建筑的同时,也无疑宣告着“普适的建筑理论”是不可能也不可行的。

《反造型》一书中所指出的问题,在我看来在于两个方面。一是东西方的文化和建筑理论的冲突,一是现代主义建筑与当前设计环境的冲突。将西方的建筑理论生搬硬套到东方,必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以东方的思想去解读西方的建筑理论,是不是也会产生很多谬误呢?而至于现代建筑大师们是不是通过适应当时媒体和社会的偏好而成为了知名的建筑师,我想他们的作品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我至今仍然痴迷于现代建筑的解析之中,不管是外形方正内部复杂的方盒子,或者是纯粹梁板柱体系、模板与模数,还是充分发掘混凝土的特点而建造出的不可思议的外形,又或者是简单而奇妙的光影体验,都为现在的建筑设计提供了大量可供分析参考的资料,同时也为各种建筑理论提供了最好的温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