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J的幸福生活Sophia at 2008-02-12 01:11:42 +0000


 小J妹妹小我两岁。我有的时候叫她妹妹,有的时候喊她老婆。 小J很乖很善良,我却很张牙舞爪,于是经常被我策得没办法。 我短信她,开了学你陪我去买羊毛衫好不好?她说好啊,于是我就回,耶~小J最好了。她没有回,可是我觉得她肯定抱着手机笑得弯腰。因为比她大,我常在寝室里倚老卖老婆婆妈妈,讲些没用的大道理,然后还要扮可爱,拿着小熊睡衣跟她说,可爱是我的本质,她就笑得弯腰,说,好冷。 小J的脾气很好,不爱生气,经常被逼着听我讲罗里罗嗦的话。我常常忘记自己已经讲过的话,她却有耐性听我说完,然后说,你好像讲过了啊。精神紧张的时候一起跑去超市,买一些没啥用的打折商品,然后去吃馄饨,忘却烦恼。 小J短信说,晚上去唱歌,我回,好,我舍命陪君子,于是两个人提着一盒卤菜去KTV唱了5个小时,一人一只麦,声嘶力竭。 小J重感冒躺在寝室里,我去专教画图,临走说,中午想吃什么短信我。12点多,她说要吃饭,我坐车奔回公寓,买饭看她吃完,安心坐车回专教。她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半夜胃疼的时候总是忍着不说,第二天轻描淡写地提一句昨晚胃疼。那时便觉得这个孩子叫人心疼。 我食物中毒,小J整个上午守着我拿药给我吃,还时不时不放心地伸头到厕所去看。从医院回来,她熬白米粥填满我空空的肚皮。 她短信赖床的我,快来,老师布置课堂作业了。 她短信我,我电脑崩溃了,你快回来。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好姐妹。 在黄兴雕像下吃同一碗刨冰。 从同一张梯子上床。 我穿着小J的运动裤去考试。 我对她说,老婆,我们已经吃一碗饭穿一条裤子睡一张床了耶。哥说我有严重的路径依赖。听奶茶唱《不能和情人说的话》,我就想,我对小J,也有路径依赖了吧。可是和小J,毕业的时候不得不分开,从此各奔东西一年见上一面都难。小J,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好,不要哭着告别,这样不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会记得我们的幸福生活?那是我们不能和别人说的话,编织出的梦乡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