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Sophia at 2010-04-22 06:53:28 +0000


信乐团的歌接触的很少,只是在KTV被逼着飙歌的时候唱过《死了都要爱》和《离歌》。前者我更喜欢改编版的《死了都要改》,后者唯一让我念念不忘,只是一句歌词。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半夜爬到床上,寝室全黑,遥望对门一点亮光,竟然感到惆怅。在电脑前打字,却不断转头去看窗外的树木和远处的楼房,就像是要把这一切牢牢刻在心板上。反反复复听老歌看老电影,哭哭笑笑,旁人不知所以莫名其妙。

希望时间就此停下,希望做一个永久的梦。是谁说过,如果醒来就要去面对现实的残忍,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无数次地离开熟悉的环境,却不曾这样感慨。

也许是因为五年太长,长到变成了深入骨髓的习惯,长到一想到要分离就不知道如何自处,长到只想好好留住这宛如诅咒般的两个月,如同垂死的天鹅低首歌唱。

也许只是想哀悼纯洁的青春岁月所余下的最后一丝亮光。从此以后,梦想让路给现实,洁净让路给污秽,即使在心中还留着一点天真,还是得藏起来。

他们告诉我青春很长,我却觉得人生最纯洁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于是一切都改变。

何处去寻没有杂质的友情。

何处去寻图书馆里静谧的时光。

何处去寻课桌上打瞌睡被书页留下痕迹的侧脸。

何处去寻那些心动,那些惆怅,那些痛,那些蜜糖般的过往。

于是一片寂寞上心头。

萧萧雨来湿残梦。

惘然。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