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如此响亮Sophia at 2009-11-26 08:43:14 +0000


二十四岁生日。本命年。一切的喧嚣蓦然遁去,复归于宁静。 失眠,辗转反侧,终于用精油强迫自己入睡,却依然早早醒来。 无法克制的伤痛。无法抑制的纷乱思绪。 那安静,如此响亮。

作为一个极少失眠的人,除了因为提神的饮品喝错了时间,一向对自己的意志力和自制力都是引以为豪的。即使很大的压力,也可以想着明天再说而痛快入睡。

昨晚严重失眠。 在被窝里看了治愈的萌猫。 在被窝里看了搞笑的管家。 起来关了电脑。 起来戴了眼罩。 甚至于起来戴了耳塞。 数了羊。默唱了催眠曲。默念了睡觉二字无数遍。 最终还是借助于精油,强迫自己入睡。

失眠的时候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部轰鸣的大机器。即使我这个以耳力自豪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那种欲睡不能的精神状态根本就是一部糟糕的功放,把世间每一丝声音都清清楚楚的传入耳膜。微妙的,微末的,谁家挪动了椅子,某些设备昼夜不停的运转声,电视机的静电噪音,一两声婴儿的啼哭。一切平时不会听到、或者是充耳不闻的声音,都争先恐后的显露了它的真面目。而当愤怒被这些声音扰的无法入眠之时,却又发觉其实似乎听不到。甚至于心脏跳动的声音,血液流动的声音,不甚熨帖的被子的摩擦声,仿佛都变成了阻碍入眠的恶魔。然而,不过是心魔。无数的念头,无数的杂音,过去,未来,光明,晦暗。

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到了最后精神已经无法支撑,所以才睡着。因为已经完全不记得。

失眠是精神的躁动。在刻意打造出的安静世界里,任何一丝声音都被放大成惊涛骇浪,仿佛非要淹没精神的海洋才肯罢休。然而精神是张力极好的薄膜,承纳一切,包容一切。厌弃过的自我,痛恨过的自我,软弱的自我,犹豫的自我。也许在失眠的时候很容易回想与展望,虽然多半是些不值一哂的内容,但也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回收站。

从没奢望过一个全新的自我。只是不断的抛弃终于有勇气放掉的一切,不断的抓紧绝对不能放掉的东西。

于是,这可以算是二十四岁的宣言。

如此诡异惨淡的生日是我不曾预料的。有蛋糕,有礼物,但是没精神,没情绪。除旧革新,当断则断。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