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柯布西耶的杂谈两则Sophia at 2009-05-05 08:27:25 +0000


柯布西耶对建筑精神的把握

作为一个可以称得上是超越时代的大师,柯布西耶的很多想法与当时的世人是格格不入的。他对于新建筑的探索和追求,对于现代建筑的反思和颠覆。从前期到后期的思想转变,一直都是非常有趣的。柯布西耶是一个叛逆者,他不仅仅是与外界发生冲突,而且在不断的内省过程中他本人也在不断的变化,这是对柯布西耶思想体系进行研究时绝对不能忽视的一点。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顺从现实的人,更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人。但是他对于建筑的本质的看法是没有改变的,改变的是表现的形式。

柯布西耶很擅长在与业主的交流中坚持最核心的精神所在,因此即使建筑的方案改变的再大,依然可以从每一稿中窥见柯布西耶的特色。有些建筑甚至只要一瞥,就可以断定是柯布的作品,因为特定的内涵贯穿了柯布西耶建筑生涯的始终。从萨伏伊别墅到极限小屋,从拉图雷修道院到圣皮埃尔教堂,他的手法日臻纯熟,但是那种建筑本质的表达不曾改变,始终令人激动,令人神往。是的,我觉得他的建筑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传达着一种隐约的美感,但是我依然无法把握,这种感觉,究竟是怎样的。

这是很有意思的地方。我对于柯布西耶的兴趣和爱好,已经发展到,只要看到相关的文字,就很容易为之哭哭笑笑。

柯布西耶的一生是有趣的,是值得研究的,他的建筑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是令我向往的。

雅典宪章的积极意义

城市规划相关的书籍、课程和老师很喜欢把雅典宪章批驳得一无是处。但是昨天看《时代建筑》这一期的社区营造专题,忽然间意识到,其实雅典宪章在当时的意义十分重大呢。

抛开规划师对于建筑师插手城市规划的不满,其实雅典宪章完全可以称之为划时代的杰作。对于城市功能的明确定义,对于社区形成的推进作用,雅典宪章的意义其实相当于国际主义建筑在建筑史上的地位。纵然我们现在都是反对国家主义建筑的,但是你能否认国际主义建筑的普及对于现代建筑的重要性吗?这是一个物极必反、矫枉过正的过程,但是不经过这个过程,我们现在认为是正确的道路,不会显现。

没有雅典宪章的指导,那么欧洲的城市规划从何起步,无法想象。马丘比丘宪章的出现也就更无从谈起,因为它解决的是有雅典宪章带来的更高层次的问题,而不是基于城市开始大规模发展的伊始的混乱状况。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远,爱因斯坦曾经的“宇宙常数”错误,并没有被其他科学家拿过来大做文章,更不会有人因此通盘否定爱因斯坦的地位。所以我常说,城市规划专业对于雅典宪章的反感,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当然,也没什么复杂可言。

ps昨日看到  柯布西耶书信集,甚为口水;可惜价格不菲,只能口水。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