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by 穆旦Sophia at 2009-09-15 13:15:43 +0000


知道穆旦是因为高中课本收录的《赞美》。然后接触了《诗八章》,也就是我曾经无限沉迷的几段:

你底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唉,那燃烧着的不过是成熟的年代。 你底,我底。我们相隔如重山!

静静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而那未成形的黑暗是可怕的, 那可能和不可能的使我们沉迷。

那窒息着我们的 是甜蜜的未生即死的言语, 它底幽灵笼罩,使我们游离, 游进混乱的爱底自由和美丽。

而《五月》,一直是让我迷乱的作品。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种绝望的剖白,以及血淋淋的欢乐,让我战栗;那种奇妙的形式,那种痛入骨髓的失望与挣扎,让我叹息。 不多说了。

五月里来菜花香 布谷留恋催人忙 万物滋长天明媚 浪子远游思家乡

勃朗宁,毛瑟,三号手提式, 或是爆进人肉去的左轮, 它们能给我绝望后的快乐, 对着漆黑的枪口,你们会看见 从历史的扭转的弹道里, 我是得到了二次的诞生。 无尽的阴谋;生产的痛楚是你们的, 是你们教了我鲁迅的杂文。

负心儿郎多情女 荷花池旁订誓盟 而今独自倚栏想 落花飞絮漫天空

而五月的黄昏是那样的朦胧, 在火炬的行列叫喊过去以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被恭维的街道就把他们倾出, 在报上登过救济民生的谈话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愚蠢的人们就扑进泥沼里, 而谋害者,凯歌着五月的自由, 紧握一切无形电力的总枢纽。

春花秋月何时了 郊外墓草又一新 昔日前来痛苦者 已随轻风化灰尘

还有五月的黄昏轻网着银丝, 诱惑,溶化,捉捕多年的记忆, 挂在柳梢头,一串光明的联想…… 浮在空气的水溪里,把热情拉长…… 于是吹出些泡沫,我沉到底, 安心守住你们古老的监狱, 一个封建社会搁浅在资本主义的历史里。

一叶扁舟碧江上 晚霞炊烟不分明 良辰美景共饮酒 你一杯来我一盅

而我是来飨宴五月的晚餐, 在炮火映出的影子里, 有我交换着敌视,大声谈笑, 我要在你们之上,做一个主人, 知道提审的钟声敲过了十二点。 因为你们知道的,在我的怀里 藏着一个黑色小东西, 流氓,骗子,匪棍,我们一起, 在混乱的街上走——

他们梦见铁拐李 丑陋乞丐是仙人 游遍天下厌尘世 一飞飞上九层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