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老文Sophia at 2008-08-25 16:04:44 +0000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常常喜欢感叹一些人一些事。也常常喜欢想象未来。这么多年来,真正的朋友也颇有几个,一直以为大家会一直那样言笑晏晏,蓦然回首却发现物是人非一切都已消散。

想得多的人总是觉得自己老得快,所以总是觉得身边是一些小孩子。想起那句经典的“小孩子的话不能信,因为他们会忘,而你不会”。总是那么残忍。曾经说过的话,曾经有过的念头,一一远去,氤氲如雾气,慢慢地再也看不清,记不明。每每回望,总觉得自己一直就这么老,而周围的人却是一天天从小孩子长大然后离开。

风雨之后烟尘散尽,回首相望远隔参商,空有鸿雁传书,此情何堪传?偶尔有没见过的人却很谈得来,也许只是心情恰好仿佛,便能互相理解说的每句话。茫茫人海里,机缘恰至的两个人,远离了喧闹的世界,只是纯粹地谈着心事,互相安慰,互相鼓舞。

曾在深夜里独自前行,独自看着车轮转动的微光打破了华灯初上的梦。深沉的夜色里,一切都睡了。曾经有过多少这样的夜晚?自鸿蒙初判,也许宇宙的一切都已命定,可是对于渺小短暂的人生,年华易逝,光阴荏苒,故地长在,风物不存。若是真有轮回,千年之后,你还能认出我吗?即使是同样倔强的面容,即使是同样叹息的心。不敢去想象千年的记忆会是怎样的,我知道我会被沉重的过去窒息,你却不会。你的心也许我是懂的,可是若千年之后重逢,我的心已在重重烟尘中苍老,又如何去面对你纯真一如往昔的笑颜?

抬头仰望,焰火绚烂;低耳谛听,歌吹靡靡。你可知道,那是怎样的哀伤?

语出--玉楼春   次马中玉韵         苏轼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故将别语恼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 落花已逐回风去,花本无心莺自诉。 明朝归路下塘西,不见莺啼花落处。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热闹是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不喜欢社交,亦不喜欢嬉闹,只是因为越在热闹之中越觉着空虚,越在人群之中越觉得孤单。这世上至交何其之少,也许一生都未必能碰见一个,只好忍受命运的嘲笑。可是有很多人,你明明能够看透他的内心,却无法说出口,只能是看着他在热闹中周旋,笑容里带着惆怅。徘徊,怔忡,终于还是只能远远地望着。只是因为不愿去向那难以脱身的热闹,终究还是要独自归去,万水千山,独自啸傲。

所以说,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都是要在合适的时候遇到,才不会遗憾。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老了,看你们都是孩子,笑呵呵地,像姐姐一样地宠着你们,由着你们又笑又闹,慢慢地自己也就忘却了一些沉重,可以淡然地去面对一些。也许是件好事吧。可是终究,还是会自己难过,为了那些你们不懂,或是你们懂但是你们看不到的悲哀。无可化解的伤痛,只能自己承受。

相望冷,独自归。

归去在山水中。若你有一天终于离开了热闹,也许在某个无人的港口,我坐着蓑衣垂钓,而你一叶扁舟怅然离去。看不见我低垂的眉眼,只听见你渐行渐远的长啸,于是淡淡一笑,安然离去。

 

语出--春  雨 李商隐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宵犹得梦依稀。 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works on this site ar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